自從實習生活開始之後已經很久沒有看小說了,不過仔細想想,如果把滑 FB 的時間拿來看書,應該可以偷到不少時間,於是假日心一狠,把之前很想看的小說全部搜刮起來…。但事實告訴我,這種衝動還是得小心啊!噴了 2200 多…,我得好好省吃儉用了。

這次的作品是從一輛汽車的角度出發,這已經不是伊坂第一次嘗試了,《死神系列作》、《夜之國的庫帕》,都是以非人類的角度來作描寫,觀察人類。

這一次的主角是望月一家,有一次的旅程中望月一家載到一位大名鼎鼎的女藝人荒木翠,之後開啟一連串奇怪的事件中。

汽車

這次的作品中,由於故事中的敘事者都是以第一人稱出發,所以裡頭也有許多關於汽車的品牌跟故事,裡頭中出現的有關於汽車的心聲,也是讓人莞爾一笑的插曲之一。

新手駕駛反而是安全的,因為一旦開始鬆懈,就是危險的開始。這是我很喜歡伊坂幸太郎風格的原因之一,他很擅長把這些東西拿進作品裡當作比喻,不管是讓我們思考也好;或是劇情的走向也好,我看得挺過癮的。

喇叭似乎只是為了發洩憤怒而存在的。

為什麼喇叭發出的聲音那麼低俗且刺耳呢?如果汽車出廠時可以對喇叭多用點心,想必也可以增加賣點吧!喇叭聲通常是爭端的來源之一,人類會對這種如突其來的噪音感到煩躁。試著想想喇叭製造的目的,應該是為了提醒行人、前方車輛:「唷,我在這裡哦!唷,前方已經綠燈了哦!」而存在的吧?可是雖然喇叭的音量可以由按下的力道調整,但是那種音量還是會嚇到別人,也有可能引起別人不滿。更不用說有時會在路上看見橫行的汽車,喇叭按著不放,似乎只是想用這種方式宣洩自己的不滿而已,根本沒有任何提醒的作用。為什麼人類那麼喜歡這種原始而粗暴的方式呢?只因為這樣子很爽,發洩情緒的感覺讓自己產生優越感。備而不用是人類最愚蠢的地方。他們覺得也許會用到,所以就把什麼都保留下來。

如果這樣一想,喇叭的聲音就應該被調整才對。如果想要達到「提醒」的作用,應該不需要那麼尖銳的音量才對。或者,行人也應該配戴喇叭,看到不爽的人或是貪污的政治人物,就應該到他面前吧吧兩下,表達自己微不足道的憤怒。

關於霸凌

這個觀點巧妙地和伊坂筆下出現的霸凌『野菜組』結合。亨因為跟一般的小孩不同,所以在學校時常常被『野菜組』霸凌。但他並不以為意,因為他知道這是人性下的醜陋,這群人只是因為無聊所以只好用這種方式來欺負別人。亨也習慣這樣的事情,「因為我不討人喜歡,所以大家都霸凌我」。當然伊坂幸太郎是不會讓這種人好過的,故事結尾也巧妙地讓亨返回一擊。(讓我感動的是,當圭一說他下定決心要站出來時,亨說的那句:「加油」)

只要有人跟一般人不同,就會有霸凌的存在,因為暴力讓人感覺很爽。而且在學校時不用負太多責任不是嗎?有哪個學校會希望自己的學生霸凌?有哪個老師希望自己的班級霸凌?有哪個家長希望自己的小孩霸凌?所以當霸凌這件事發生,大家採取的動作不是遏止、而是隱瞞,所以他們更加為所欲為,因為不用負責任,而且還有那麼多人在幫你。

關於媒體

這個也常常出現在伊坂的筆下。之前才看過《64》、《虛線的惡意》,都是在說媒體、新聞業下的黑暗面。但是,這次角度從另外一邊來看。因為這件事更有趣不是嗎?大家都想看,所以就會有人去寫這種報導。然後民眾又可以把罪過全部推給記者,好像自己完全沒有責任似的。那為什麼壹週刊一樣那麼暢銷、為什麼八卦點擊率還是那麼高,民眾對這種報導還不是一樣樂見其成。所以到底是把媒體搞成這個樣子的?

但是正如人類中有好人跟壞人,記者也有分好記者跟壞記者,這次是介紹好的記者。裡頭的阿玉因為對自己的報導害死了一位棒球選手感到愧疚,所以決定在這次車禍事件讓翠和丹羽遠走高飛,隱居他處。

「咦?你怎麼變得那麼乖,這樣怎麼當記者?」當亨純真地問著這句話時不禁笑了出來。

「鏡頭具有抑制對方行為的力量」,所以在拍攝的時候都有種優越感,彷彿自己可以掌握全世界一樣。

隱含在生活中的小道理

我喜歡伊坂在敘事的過程中,將生活的小道理信手拈來,巧妙無痕地放入小說中的那種氣氛。

就好像有人可以自私地害得整條高速公路都塞車一樣、就好像有人會把全世界的號誌燈都當作綠燈一樣。不管怎麼樣,還是有那些對道德無動於衷的人對吧?伊坂不會把這些道理赤裸裸地說清楚講明白,而是用巧妙的比喻帶過,卻又在故事結束後令人深思。

就好像媽媽說吃青椒才可以吃甜點那樣嗎?明明只是一個等價交換的道理,伊坂卻可以依照角色上面的不同,描述出不同的說法。想像這樣的話語從一般的小孩口中說出來,真的在適切不過了!

尾聲(お終い)

在小說進入尾聲階段時,亨曾經鼓勵圭一,希望他可以走出被霸凌的陰影,勇敢起身對抗。「那種影片不好玩,所以大家都不會在意的」,然後拿出法蘭克‧札帕的名言出來,說:「人類所嘗試的事情中,有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失敗,所以失敗是正常的事情」。這句話可以說是老生常談,但是搭配劇情之後,竟然亂熱血一把的。

伊坂小說的尾聲,總會讓人意想不到,包括安田太太的帽子、開頭良夫買的青蛙擺飾、殺人埋藏的屍體、牙醫事件、車子最後的下落,都做了一個完美的交代。

這次的結局讓人看得十分過癮,還特別將那四台車的第一個字連接變成『お。し。ま。い』

伊坂的小說通常會用一個人物當作代表,引用他說過的名言來貫穿整個故事。這次的主角是「法蘭克.札帕」是一位歌手,他的生涯我不是很清楚,上了維基百科查了一下,也沒有很明確的資料,所以我就不多做介紹,直接把連結貼給大家看看好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