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為隨筆,沒有太嚴謹的立論基礎

先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讓座」

讓座給老人在似乎仍是個基本條件,現在更進化為只要坐在博愛座上就會遭到車廂內的人痺睨。比較厚臉皮的大概就唯我獨尊,但更多人是為了避免無謂的爭議而乾脆選擇站著。

這種無謂的正義束縛了一群想要坐著的人們。為什麼你們寧願白眼坐在博愛座上的人,卻不願意做一些更有用的事?

其實說穿了就是自私而已。每個人都是這樣,或多或少都在跟這個社會奮鬥、生存、抵抗,行有餘力才去追求我們口中所說的「和平」。

自私、貪婪、算計本來就是生活中的一部分,所謂的正義不過也只是包裝的比較好看一點的代名詞而已。

於是搭捷運、公車這種無關緊要的日常,逞一下威風也就說得通了。對一群在社會上無可奈何,只能透過菸、酒、工作、加班消磨時光的人們,有餘力做的事就只剩在公車上扮演正義魔人了。

桃太郎與鬼父

我很喜歡用桃太郎的故事當作例子。這是日本 2013 新聞廣告的優勝獎。原文是這樣的:

私のパパは桃太郎という奴に殺されました。

一方的なめでたし、めでたしを生まないために広げよう、あなたが見ている世界

我的爸爸被一個叫做桃太郎的傢伙殺掉了。

為了不單方面地發生「真是太好了」的情形,把眼光放廣吧,你眼中的世界。

桃太郎的故事大家都看過,從桃子裡頭蹦出來的桃太郎,長大後前往鬼島為民除害,成功消滅了可惡的鬼怪。 最後桃太郎帶著滿滿的財寶回來,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看起來很美好,世界彷彿和平了。

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呢?大鬼的兒子被殺了,一家破碎,桃太郎頓時變成了殺鬼兇手。這樣的正義算是正義嗎?

正義警察

再把範圍放廣一些。

一群基層警員們滿腔熱血地投身警界,卻發現只能做一些瑣碎的雜事。唯一能夠出人頭地的方法是想盡辦法拍長官馬屁、取悅媒體、放低姿態。

就算堅持己見,抗拒社會上的不公不義,最後還是輸給現實,把靈魂賣給腐敗的官僚制度。

這讓我想到紙牌屋、毒梟的劇情。在劇中,只要有記者、警察想要深究醜陋的真相,或試圖與其對抗,都會被各種骯髒的手段弄死。最後為了保住家人與自己,只好默默收賄或是默不吭聲。

「正義」到底是以什麼姿態存在於現代社會中的?

每個人的答案都不一樣,甚至可以說世界上所有東西都是正義。從昆蟲的角度來看,大家都覺得自己是益蟲嘛。也正因為如此,正義很容易就淪為私慾跟自我滿足。

執行正義還是獵女巫?

在中世紀,有個莫名其妙的行為— 獵女巫

當時的人們害怕女巫執行巫術,所以開始指控各種有可能是女巫的人到法庭審判。被指控為女巫的人下場都不會太好,通常是公開絞刑或火刑。在當時甚至還出了一本書「女巫之鎚」教你如何辨識女巫。

大家都被嚇壞了,為了自保,他們用各種手段指控其他人。一開始只是為了自保而已,沒想到久了以後大家都開始執行自以為是的正義了。只要看不順眼就大喊對方是女巫,不只如此,如果被審判為女巫,民眾還要看到女巫被公開處刑才會高潮。

有沒有發現類似的場景?媒體的報導成為民眾眼中的正義,真相淪為捕風捉影的片面之詞時,大家都在獵女巫。

非得要將兇手的家庭背景、經濟、成長歷程全部攤出來才肯罷休,為了只是讓大家確認「我跟他不一樣」。簡直可以用病態來形容。

你有可能也陷在水深火熱的環境之中無法自拔。你可以自責,這表示你很有良心,但這不代表這件事是你個人的問題,你才沒有那麼偉大。

一開始我是真的很有熱情,認真地想要為這個社會做點什麼。直到我再也無法喜歡這個社會,看到這塊土地被蹂躪時,腦中竟然出現了一絲活該死好的想法。」

如果不加以懷疑,那麼看到的就是模糊的黑影。那種自私的真相,可以把一個人完全從社會上抹殺掉。

感情中的正義

也不知道是否要被歸類於正義。我們很容易擅自認定怎麼做是對或錯,例如:因為你是我的XXX,所以就應該XXX,不然就是對我不忠。當我們把自己的價值觀束縛在彼此身上時,剩下的就只有爭吵與離別了。

我該相信什麼?

這麼看來正義似乎是個虛無縹緲的東西。的確,從古至今有一大堆的辯論在探討什麼是正義。那麼我到底該相信什麼才好?

「施主,這個問題要問你自己才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