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我的本業為軟體工程師,雖然本身並沒有很常看直播,不過因為曾經在相關產業工作過的關係,對於生態圈什麼的還是有稍微涉略一下,雖然初稿寫在 2018 年左右,但我想在 2020 年應該同樣適用才對。在這邊分享一下心得

直播紅什麼?

很多人對於直播這個產業一知半解,覺得是低學歷或是傳播妹才會從事的職業。其實直播產業進化到現在也已經有獨特的生態圈,也跟剛起步時的種種亂象有很多差別。不僅在控管上會更加嚴格,直播的類型也越來越豐富了。

直播特色

那麼直播為什麼會受歡迎,那麼多人送禮物?其實最簡單的原因就是直播主創造了「價值」。觀眾在看直播的當下獲得了娛樂效果,開心之餘送送禮物,打賞主播。

另外一個原因是真實性與互動性。在遊戲實況中,時常可以看到觀眾抖內,可能是實況主有趣、玩得很好、解說很幽默等等。現在只是形式從遊戲實況變成了直播而已,本質上並沒有改變太多。

很多直播 App 在觀看上並不會強制付費(除非是聊色的那種),聊天功能也大部分都是開放給大家。

在現實生活上能夠免費和一位陌生人開心互動是件難能可貴的事,誰沒事會在路上對你眉開眼笑的。對於那些生活一成不變,朝九晚五的下班族來說,看直播和直播主互動或許是一天當中最療癒的時光。甚至大部分的人也都不會互動,只是默默地聽著。

比較受歡迎的直播主月收入可以輕鬆破 10 萬,如果大哥支持,那麼破 20 萬、30 萬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只是面臨到的問題就跟 YouTube 的問題一樣,大家看到市場火紅就會搶著進來做,一旦市場趨於飽滿,就有越來越多雜魚想要進來分一杯羹。僧多粥少的情況下,就變成了大家看到的直播主好像都很無聊。

那些小主播們不是沒有實力,不然就是因為無法被輕易看見,最後默默離去。

直播主雖然大多以女性居多,男性要加入戰場相對競爭,首先是因為觀眾群本身也以男性居多,再來是才藝或是口條方面會有更多要求才能殺出重圍。

跟 YouTube 不一樣的地方在於,通常直播的生態圈會比較封閉一些,常常綁定在 App 本身,例如在 17 直播的熱門主播,可能到了其他平台後粉絲就掉了一半。

賺錢模式

1. 收禮物

多數的直播主都是以收禮物和平台拆分利潤賺錢,不過這種方式通常平台抽成很多,如果沒有遇到乾爹通常收入也就只是多買一份便當錢而已。

2. 與平台簽約

與平台簽約之後可以拿到比較好一點的抽成,通常會規定你一個月必須開滿多少時數,並且保證底金,之後就靠禮物賺錢。

3. 找經紀公司與平台簽約

直接跟平台簽約往往需要處理各種小細節,這時候交給經紀公司處理可以省掉不少麻煩,但經紀公司就會抽取一些分潤,而且找到優質的經紀公司也是不容易的事。

4. 等待乾爹的降臨

直播主的收入往往呈現 80:20 的趨勢,也就是 80% 的收入是由 20% 的觀眾而來,甚至到 90 : 10 也說不定。遇到乾爹需要運氣之外,當然也需要自己不斷努力。

有時乾爹出現後,就會出現直播主往往只和乾爹互動的情形,其實想想也有道理。直播間那麼多觀眾本來就無法全部顧及,光是打招呼就可能會漏掉了,那麼當然是想辦法讓大哥開心呀。

5. 與觀眾的線下互動

當直播主越來越有人氣之後,觀眾往往就會希望有更進一步的互動。在直播圈裡的一個特別現象就是直播主會在開一個群組,假設是 LINE 群好了。當然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加入,往往需要送高點數的禮物(例如跑車、遊艇、飛機)當作入會條件。直播主也可以透過這種方式來作更多變化,像是每月粉絲專屬見面會、玩遊戲等等加強黏著度。

其實我覺得這有點像是非官方版的 YouTube 會員功能,目前普遍都是以直播主自行發揮為主。

關於直播生態圈的觀察,我會放在另外一篇文章說明。

6. 出道

像是 17 直播有時會有選拔計畫,如果優勝的話可以免費讓你出唱片,上節目等等,這些事情可以讓原本是素人的直播主有被看見的機會。

直播的困境

硬體設備限制

多數的直播產品都是以手機開播為主,但手機的前鏡頭通常畫素較低,直播上的成像未必很好。比起 YouTube 上隨便一台 GoPro 或是一般的攝影機畫質都能屌打。有些直播主比較用心會另外購買麥克風甚至是簡單的錄音界面,但也有很多是直接裸開,整個品質當然就會差很多。

網路延遲與流量傳輸

直播本身因為需要即時傳送影像的關係,需要效率高且穩定的伺服器與 CDN(節點網路),才能夠應付如此大的流量,這意味著需要大量的金錢支付 CDN 費用,如果要全部自架那麼費用就更驚人了。

直播存在著延遲,如果延遲太長影響到主播跟觀眾體驗,或是如果系統不夠穩定導致卡頓的話很容易流失掉使用者。

所以新創除非拿到可觀的融資,不然幾乎玩不起這樣的槓桿,更別說是獨立開發者了。再者直播的應用除了硬體與架構的建立之外,最基本的功能如送禮系統、濾鏡、留言、等級、愛心都是直播應用的要件,這讓初期要開設直播平台的成本變得相當可觀。

大戶綁架

前面有提到直播這個生態圈時常被大戶綁架,所以直播主幾乎只和大戶互動的情況。而公司的收入也取決於大戶的時候,大戶通常就有比較大的話語權,進而掌握整個平台的發展。遊戲實況當中反而比較少發生。

後記

以上的描述多為從一般的直播平台出發,至於像 YouTube、Twitch 的直播功能比較偏抖內導向,不適用於本篇文章中的論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