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這句話時常被用在去譴責那些沈默不發聲的人,說你們也是那群加害者。

起初我也很同意這句話,直到我想起真確一書裡頭的二元謬誤。所謂的二元謬誤指得是把世界只分成兩群人,但在真實世界當中本來就存在許多「光譜」,也就是說不發聲就代表沈默,說不定人家在背後默默做事你也沒看到;發聲也不一定代表認同,有可能只是隨手按讚分享然後就去滑手機了。

我想說的是每個人對於每個議題,本來就有光譜存在,關心政治、社會議題也一定有人著墨較深,有些人只是理解個大概。

另外在思考這類議題時,我們很常忘記時間,這個很重要的因素。當我還是六歲小孩時,我關注的事情當然是吃甜甜圈、趕快放學去公園之類的事,長大後當然也會隨著年紀、職業的不同,關注的議題有所不一樣。

今天我想說的是負著傷戰鬥的那群人們。先讓我講個故事:

高中的時候,每天上學都會騎腳踏車到學校。有一天,一位騎著機車的男騎士慌張地問我:「能不能借我 100 塊,我現在要騎回鳳山,但是油不夠,拜託拜託。」當時還很天真的我猶豫了一下,因為對我來說 100 塊就是一天的飯錢了。最後還是決定把錢拿出來給他。

「我之後騎到這附近看到你會還你的。」男騎士笑著對我說,揚長而去。當然我也沒有抱著他會把錢還我的心態。

再次看到他是在幾個禮拜後,同樣一條街口,同樣的手法。是特地來等我的嗎?當然不是。 我邊騎邊看著他。也是用類似的手法跟經過的人騙錢。說真的,這招比乞丐強多了。

後來愛心筆開始盛行,每次踏入左營站時都會看見他們叫賣,發現有人要上鉤還會呼朋引伴,我也是犧牲者之一。

如果沒看過新聞,沒有接觸過類似的事情,很容易就被他們口中的理想給感召,一直愛心筆要 300 塊,就算心裡覺得怪怪的,但就當作是種支持掏錢了。我還記得當我把錢掏出時他們那種見獵心喜的表情。

大學了,偶爾在路邊會看見有人推著輪椅賣些口香糖及衛生紙,當時剛好手邊缺衛生紙,便順手買了一包,我只記得比一般衛生紙價格高出許多,但裡頭的材料是粗製濫造的再生紙。

在打工回家的路上(大概晚上 11 點多了),看見一位男子迎面走來,問我可不可以借他個 300 ~ 400 搭客運回台中。因為有了很多次經驗,所以我不斷問話來確定他是不是真的要搭客運。因為聽起來還蠻誠懇的,所以儘管很掙扎還是把錢給他了。但一樣,過了一個禮拜之後,我又看見他再次出現在台北街頭的同一條路。

當你們在說為什麼都不站出來發聲,為什麼總是保持沈默的時候,你們有跳出來幫我發聲嗎;

當我對街上的人伸出援手,過了不久才發現原來詐騙的時候,你們有在意我的感受嗎;

當我被奇怪的推銷壓得喘不過氣,掏出錢之後才發現買到爛到不行的商品,你們有關心我嗎?

儘管還是有人真的需要幫忙,但實在是可遇不可求。連自己都過得不怎麼樣了,好不容易把心意借給別人還會被糟蹋,存起來買幾個遊戲片、喝幾杯咖啡還比較實在。 這群人把我出社會後曾經擁有的善良,一拳粉碎掉了。

我怕,我真的怕。我怕我幫助的人反咬我指控我是肇事者;我怕被騙的失落感;我怕把善良捧出來之後被捏爆的感受;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盡可能不去做這些事。要說我沈默不發聲也可以,但你不能否定我的感受,不能用你那套標準來強套在別人身上。

我曾經跳出來幫忙說一些話、做一些事,然後被攻擊、被欺騙,在這世界上有多少懷抱理想跳出來做事然後被搞得遍體鱗傷之後逐漸失望,然後被掛上「沈默的那群人」的標籤。能留在檯面上那些人誰不是傷口累累?

我做的這些事你們都不知道,然後現在又說我是「沈默、不發聲」的那群人。你們又何嘗不是?

別拿你的二元論標準來衡量別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