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時期與弱弱的我

最近 Netflix 上的新動畫「藍色時期」很好看,劇情是在講一位高中生愛上畫畫後進入東京藝術大學的故事。花了一天把目前上架的集數都看完了。

仔細想想,我覺得自己和主角有個很類似的地方。

鋼琴也沒彈多好、吉他也沒彈多好、日文英文也沒說多好、程式也沒寫很好、料理普普、YouTube 頻道也沒經營得多好,高中雖然成績不錯但其實沒有什麼遠大目標,更別說大學唸得掉漆還延畢。如果用三個字來總結的話就是半吊子。

可能從別人眼裡看起來好像會很多東西,但其實只是因為自己沒自信,也知道像我這樣的普通人要花更久時間努力才能到達別人眼中的一般水準。主角很幸運地在動畫中找到了自己的目標,但我還在飄忽不定。

「喜歡的東西當作興趣就好,我覺得這就是大人的看法,花大把時間在自己喜歡的事情上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嗎?」。講大道理誰都會,但那種窮到沒辦法從 ATM 拿錢的絕望真的不是用幾句大道理就能解決的。

最近有一個詞叫做「亨利族(High Earners, Not Rich Yet)」,定義是年薪破十萬元的中高收入戶族群。自己雖然離中高收入戶還有一大段距離,但的確比平均收入還要來得高,生活上也比較有餘裕。

窮奢極欲對這個現象做了很好的說明:​

但仔細想想,薪水的提升帶來的是不成比例的所得稅與年金增加,因此帳面上雖然收入增加了,但在扣除所得稅、年金、學貸、信貸後,其實跟平均收入的族群相差不大。我覺得中高收入戶的薪水往往是透過高技能工作獲得的,然而對於這群人的所得稅剝削最多,不像那些真正的富裕層一樣可以靠銀行跟公司避稅。真正進入富裕層的人往往不是靠付出勞力和技能來獲取收入,而是靠操作資本,這種人才更應該被課稅吧。

消費稅、物價指數上升、物資短缺到頭來受害的都是受薪階級(中產階級),其實大家在本質上都差不多。


回到原本的藍色時期,我覺得到現在我也還沒辦法說出我到底喜歡什麼,一想到這裡就覺得很憂鬱。

就像精神崩潰那一集一樣,在外界的期待和壓力下是真的會影響身心的,在同一個產業裡打滾久了,難免會對想要做的事情感到迷惘。

或許再過不久,我也會考慮往不同領域前進吧,可能還是會寫程式,或是完全朝不同產業、領域邁進,看看能夠體悟出什麼東西來。「有目標又能夠勤奮不懈的人可是無敵的」,然而在找到目標前還要花多久呢?わかりません。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